您當前的位置 :浙江在線 > sf集運 > 浙江縱橫 > 台州 正文
紮根鄉村行醫治病40載,柯森海説——“村民離不開我,我也放不下他們”
2020年11月18日 05:26:14 來源: 浙江在線-浙江日報 記者 徐子淵 葉劍鋒 共享聯盟仙居站 應芳露

  柯森海上門為行動不便的老人量血壓。

  浙江在線11月18日訊(記者 徐子淵 葉劍鋒 共享聯盟仙居站 應芳露)“醫術高,醫品好。”剛到仙居縣田市鎮柯思社區衞生服務站,還未見着柯森海,記者就被圍上來的村民“安利”了一波他的優點。

  圓臉、背微駝,遇人就抿嘴一笑,但有人前來就醫時,靦腆褪去,細心發問、耐心解答。他叫柯森海,行醫治病40載,現是柯思社區衞生服務站唯一的駐村醫生。以他所在的服務站為圓心,5公里為半徑畫圓,所覆蓋的5個自然村2000多名村民都是他提供基礎醫療服務的對象。

  早晨7時測血糖、頭疼腦熱掛個針、上門服務量血壓……用柯森海的話來説,他的工作“就是幫村民解決些小病小痛”。而村民卻説:“看到森海,就像有了主心骨。”

  “全天候”的服務站

  他總是説:“我馬上到”

  一進村子,提起“森海”,村民就圍了過來,一邊邀請記者去家裏坐坐,一邊倒豆子似地説起了柯森海的好。

  柯森海工作的衞生服務站不足60平方米,卻井井有條,主要設置了藥房、治療室、輸液區三個區塊。兩張問診桌,一張緊挨着藥房,用來開藥、錄入信息;一張就在進門處,方便村民求醫落座。柯森海一人在其中來回走動,看見排隊的村民,還會輕聲説句,“彆着急,先坐會兒”。

  衞生服務站正常營業時間從7時30分到19時左右,但村民時常“早到晚退”,柯森海就為村民們開了時間的“後門”,工作時長跟着村民的需要不斷變動。

  今年9月上旬,凌晨二時。睡夢中的柯森海被手機鈴聲吵醒,電話那頭,村民滕美娟焦急地哭喊着:“森海,我爸突然喘不上氣了,怎麼辦啊?”“你們先別急,趕緊聯繫急救,我馬上就到。”柯森海一邊説,一邊飛快地穿上衣褲就往外跑。

  不到5分鐘,柯森海就摸黑趕到滕美娟家中。滕美娟回憶起當晚直言:“看到森海那時候,就像有了主心骨,雖然也急,但不慌了。”經診斷,發現老人是肺部功能衰退造成的呼吸不暢。進行簡單急救後,柯森海建議家人趕緊將老人送往縣醫院救治,在送治途中,他向縣醫院彙報診斷情況,方便做好接手準備。就這樣,老人在死亡線上被救了回來。如今,老人的身體狀況逐步好轉,總跟子女唸叨着“我這條命是森海給撿回來的,要好好感謝他!”

  類似的“急救”電話,這些年來柯森海沒少接,無論電話來的時間有多麼“不是時候”,但一聽是村民需要,他總是一句話:“彆着急,我馬上到。”

  村民的定心丸

  他以“硬核本領”贏得尊重

  “我們這兒十里八鄉的,有不舒服的,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森海這家服務站。”村民柯麗琴一般在外工作,因患有膽囊炎,她回家了總會找森海看下求個安心。“從沒見他跟人紅過臉,每次都一個樣,一個病人問好久。”柯麗琴説,“森海是我見過最耐心的醫生。”

  “兩年前有天突然肚子疼,直不起身,自己吃了藥也不管用。最後到了服務站,吃了森海開的藥,立馬就見效了。”村民柯六花印象裏,柯森海是個醫術頂好的醫生,最關鍵的是,這個好醫生還對他們上心,總為他們考慮。“你知道治肚子痛的方子多少錢麼?就一粒白色小藥片,五角錢。”柯六花説,“森海就是讓我們少花錢,看好病。我們有時候去縣城醫院開了藥,也願意拿着藥來給森海看看,圖個安心。”

  “森海醫術高,看病還耐心。”村民們口口相傳,讓柯思社區衞生服務站接診量不斷上升,日均超過40人。周邊的村民,也願意到服務站找柯醫生看個病。

  2000多名村民中,有大半是老人,其中有不少患有慢性疾病的老人需要經常測量血壓、血糖。老人們出行不便,柯森海總會多跑幾趟上門服務。“我還能走,多跑幾趟不礙事兒。”柯森海不會開車,出行就靠一輛藍色的電動三輪車,當時選車的時候就一個考慮,耗電少。即便這樣,柯森海的電動車只要在家,一般都連着充電線。

  因為不是專業醫學院校出身,柯森海就買來相關醫學教科書自學,還在2010年參加了浙江省全科醫師崗位培訓。外科、內科、兒科……五十多本書擺在了櫃子第一層,放得滿滿當當,有幾本書還翻“脱了皮”。最近,柯森海翻得最多的是《醫學臨牀“三基”訓練醫師分冊》,“很多基礎知識,有時間就翻一翻,免得忘了。”

  不能決定“出身”,就不斷提高自己的技術,柯森海以“硬核本領”贏得了村民的尊重。

  相互依賴的醫患情

  他護着村民,村民顧着他

  採訪當天晚上,柯森海接到了大兒子的電話,“爸,你考慮得怎麼樣了?要不要過來幫我養養蝦,帶帶孫子,讓我們騰個手也好。”柯森海沉默了。電話那頭,兒子嘆了口氣:“爸,你注意身體。我們忙得過來,別擔心。”

  父親的沉默,讓兒子知道他的選擇。父親選擇了村民,做兒子的只有選擇支持。

  這麼多年來,請老柯外出的“橄欖枝”就沒停過。有來自親朋好友的,也有來自外出創業的村民的,但都被柯森海婉拒了。“放不下村裏人。”柯森海的回答總是這一句,還有一句話他沒説,村民卻替他説了:“我們離不開森海。”

  大兒子在外創業,妻子陪着小兒子在外求學,平時一個人生活的柯森海以服務站為家,常常因為病人一個接一個而顧不上自己,一天下來扒口飯的時間都沒有。如今,柯森海自己是個醫生,卻患上了嚴重的胃病。

  柯森海的事兒,村民們個個比他記得還清楚,“衞生站位置換了三次,電動車換了三輛,兒子娶媳婦才建的新房”。村民們記得最清楚的是,他有胃病。於是,飯點來找他的人多了起來,不是為了看病,而是為了提醒他吃飯。

  “因為看病認識的森海。認識後,發現這人真的太好了,從來總是想着我們。”説起柯森海,村裏的老書記柯茂松就心疼得不行。他提到,因為村子偏遠,衞生站的用藥需要去鎮上的衞生院領取,“14公里,來回一個多小時,以前電動車不好,充滿電只夠開一趟,到了鎮上還得先充電。冬天回來,森海凍得手都張不開,夏日又熱得滿頭汗。”

  “他不顧着自己,那我們護着他、顧着他。”柯茂松現在成了柯森海的“守護人”,總能在衞生服務站見到他的身影。他會督促柯森海吃飯,家裏有好吃的不忘給柯森海捎上一份,柯森海忙不過來就幫他安撫病人……

  一個人年年忙碌,為什麼堅持?還會堅持多久?我們問得直接。

  “鄉里鄉親有需要,我就不能走。幹到我幹不動的時候吧!”這時候的柯森海,又像剛見面的時候一樣,抿嘴靦腆一笑。

標籤: 責任編輯: 王志

看sf集運,關注浙江在線微信

相關閲讀
分享到:
//img.zjol.com.cn/mlf/dzw/zjxw/zjnews/tznews/202011/W020201118196136840748.jpg

紮根鄉村行醫治病40載,柯森海説——“村民離不開我,我也放不下他們”